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003 ...

  •   贾母对与宫廷内阁的人员很有了解,闻听戴权二字,心中一动:“戴权?可是太上皇面前的大红人戴权?”
      
      贾琏见贾母面色缓和了,心中大喜,忙道:“正是此人。珍大哥跟他有些交情,孙儿便托付他请了戴权,想让他在宫中照顾照顾大妹妹。”
      
      贾母闻听这话,顿时满腔的不悦消散。
      贾琏这般主动的替元春跑关系,说明贾琏把跟着他一起长大的元春当成亲妹妹。
      
      这正是贾母的初衷。
      出嫁女必得有娘家兄弟撑腰才成。
      
      毕竟贾琏才是荣府的继承人,府里姐妹们今后都要靠着贾琏撑腰。
      贾母十分开心,觉得自己对贾琏十年的照顾没有白费。
      
      回头却说凤姐,贾琏走了,那股怪味消散,席凤身子舒坦许多。
      
      席凤吩咐平儿看守门户,她假称要休息。
      席凤的灵魂力强大,她又是水木灵根,尽管这个世界灵气稀薄,经过半日的修炼,丹田里多了几丝灵力,治愈了凤姐因劳累造成的伤害。
      
      身体康复之后,席凤才全面接收了凤姐的记忆。
      凤姐在贾府很有地位。
      然而,席凤在理顺凤姐的思路之后,很是郁闷。
      
      这个世界虽然有灵气的存在,却是大部分人不修炼,只有少部分武将热衷修炼。
      贾府虽是军功起家,但是,贾府的男人并不热衷修炼,更别说女子。
      
      她还发现,这个世界相比她生存时代,几乎落后了千余年。真灵大陆不仅全民修炼,且男女的社会地位相当。
      
      这个世界,女人只能依附男人,甚至外出游逛也要受到限制,社会地位就别提了。不仅如此,女子的家庭地位也很低,她们需要绝对服从男人。
      
      在家从父、出嫁从夫、夫死从子,是这个时代女人的生存法则。
      在席凤生存的时代,早就摒弃了这些陋习。
      
      真灵大陆的女子结婚后,即便选择回归家族做太太,在家里也享受与丈夫一样的话语权。
      且真灵大陆的很多女子,在政府以及门派之中,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      女子享受男人一般的权利,可为一代宗师,亦可为政府领袖,享受百姓的尊重与爱戴。
      
      贾母虽有说话的权利,却因她是家里的长辈,晚辈们出于孝道,才会遵从贾母的训教。
      像是大太太、二太太两人,因为丈夫活着,她们在大事上,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。
      
      凤姐本身的经历,也让席凤抓狂。
      凤姐之所以受宠,一是因为王家在朝中有实力,凤姐的三叔在都察院任都御史,正二品,深得当今倚重。
      
      二是凤姐的父亲王子胜,掌管着王氏家族的生意,海上贸易,一年几十万银子的进项。
      一句话,凤姐出身豪门权贵之家,腰杆子硬的很!
      
      正如当初席凤在学院受了委屈,她的八个哥哥往前一戳,所有人都只有低头认输的份儿。
      凤姐因此很有底气。
      
      三是凤姐有能力有手腕肯卖力。
      她虽不认得字,从小却跟着祖父四处行走,见多识广,八面玲珑。
      她性子爽快,办事果敢,很有担待。甚得贾府大家长贾母的喜欢。因此,她在贾府越过她的继母婆婆邢氏,进入了贾府的权力中心,掌管贾府的中馈。
      
      席凤很不理解贾府男人的生活态度。
      凤姐之所以晕厥,表面上是听到贾琏吃花酒气着了。
      其实,吃花酒的表象下,还隐藏了一个更为重要的缘故。
      
      贾赦、贾政、贾琏父子叔侄三人,这些日子四面出击,银子几千几千的支取,府库的银子哗啦啦流出去。
      
      去年的年景不大好,东省地的庄子减产,昌平的庄子也欠收,往年十万银子的出息,去年只有七万入息。
      
      大老爷二老爷首先各自提出去一万银子化用,凤姐掌管的内库,只收到五万银子。
      本来五万银子也不少了,若是精打细算,只要没有额外开支,应该可以跟往年一样,结余二万银子。
      
      腊月的时候,凤姐手里还有三万银子。
      贾母当时还翘了大拇指,夸赞凤姐会当家。
      熟料腊月开始,花钱的事情赶着一起来了。
      
      贾蓉娶妻就不说了,作为同宗,荣府外面看着又是轰轰烈烈,没有千两的红封难以出手。
      
      最为烧钱的却是太上皇禅位,新帝登基,新皇封后、封妃。
      贾府一圈子应酬下来,花费足足一万五千银子。
      年后,凤姐掌管的内库五万银子只剩下一万五千银子。
      
      凤姐正感叹,总算还有结余,可以往总库缴存至少一万银子了。
      孰料,又遇元春选秀。
      
      贾母、贾赦、贾政、王氏,贾琏凤姐夫妻们,打了鸡血一样兴奋,到处托关系,走人情,光是四王八公驸马府,就花费了两万银子,这还不算王家白帮忙。
      
      这一下,荣府全部的银子填进去不说,还有五千两的亏空。
      凤姐只好把自己的嫁妆拿出来一万银子填补,准备春季的租子来了再补回来。
      
      结果,那日凤姐正在东挪西凑的填补亏空,平衡账目,贾琏却派人前来支取三千银子,说是交给戴权走门路。
      
      凤姐当即就一口气哽住了。
      内库出现赤字,若是上报给贾母,就是凤姐不会当家,能力不足。
      若是不上报吧,凤姐又要私下贴补。
      
      无论是面子或是银子,凤姐都伤不起。
      一时间又气又急,加上怀孕气虚,便晕厥了。
      
      席凤理顺这些事情,心情十分违和。
      虽初来乍到,席凤却觉得贾府的运作很有问题。
      贾府上下的男人,没有一个能够撑门户,一个二个都是靠着祖宗家业混吃等死。
      
      席凤记忆最深的就是府中的男人,一个个没有拿回来一两银子,却变着法子掏摸公中的银子靡费。
      大老爷时常买小妾古董。
      二老爷爱做冤大头,把一些落第的举子领回家来,摆宴招待,美其名曰,文人唱和!
      其实就是附弄风雅,混吃混喝!
      
      席氏家族传承几千年,家族事业庞大,富可敌国。但是,席凤的八个兄长,十五岁就开始就在社会上兼职挣钱。
      从十八岁成年起,他们就不问家里要银子,一个个都能独当一面,从军、从政、从商、竞技、学术、玄学,都能挣钱养活自己。
      
      不仅如此,他们还有大把的剩余的银钱孝敬父母,还会赠钱赠物,逗席凤这个小妹妹开心。
      席凤那些堂兄与族人也是这般生活,正是因此,席氏家族才回越来越强大,越富足。
      
      贾府的财富比之席家可谓天差地别,大老爷二老爷却恬不知耻,俸禄从来不上交,反而月月在公中支钱。
      
      便宜丈夫贾琏,除了会投胎,天生一副好皮囊,似乎一无是处。贾琏都二十岁了,竟然没有正经的挣过一两银子。
      可谓文不成武不就。
      
      席凤越是清理凤姐记忆,越是郁闷。
      可叹疼爱她的父母哥哥统统不能见面了。
      最倒霉的却是她一只自由翱翔的凤凰变成了一只金丝雀。
      真正亏大发了!
      
      唯一丁点的好处,就是席凤不用担心嫁不出了。
      摸着肚子里的小生命,席凤面上总算有了笑意。
      
      对于今后的生活,席凤还是很有信心。
      席凤决定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,再不能走凤姐的路子。
      
      再有,席凤决定利用怀孕的空隙,好生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历史,了解一下自己的丈夫。
      凤姐的记忆,贾琏帅气花心,能力方面根本没有评价,似乎贾琏的日常就是浪荡取乐。
      当然,这人对于凤姐也不错,两人的感情很好。
      
      席凤勾勾嘴角,这个男人表面看起来似乎不错,不知道能不能引起自己的共鸣。
      席凤虽然恨嫁,却希望夫妻之间能够拥有爱情,不然,一辈子那么长,实在很难过。
      
      这般时候,平儿听到动静,忙着询问:“奶奶,奴是平儿,您醒了?”
      席凤应了声:“进来吧!”
      
      平儿提着一个小巧的食盒,笑盈盈放在炕桌上:“奶奶快瞧瞧,这是二爷专门去蜜饯行买的各色蜜饯,奶奶最喜欢的酸梅干,杏仁脯都有。还有葡萄干、桃脯、梨脯,您尝尝?”
      
      席凤嗅嗅鼻子,果然酸香酸香,闻着十分顺味儿。
      她尝一颗梅子蜜饯,虽是凡品,聊可解馋:“嗯。”
      
      平儿笑道:“这是自然,京都没有谁家的蜜饯比得过千味居。京都许多人家定亲回礼,都去千味居置办!宫中的娘娘们也喜欢千味居的果脯呢!”
      
      席凤吃了几粒,便道:“有粥吗?我这肚子饿得慌!”
      平儿闻言顿时笑了:“我就说吧,二爷买的果脯就是有用!”
      (席凤后面都叫凤姐了)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